羽球传奇名宿伍文美逝世,享年84岁!

ZanZanZan 04 August 2022 Thu 新闻
02FCB264-EC0D-403A-B8E5-CDBFA4D39FC0.jpeg



我国前羽球传奇双打名将拿督伍文美今日逝世,享年84岁。



伍文美女婿袁约翰(译音John Yuen)接受《马新社》访问时表示,出生于怡保的伍文美于今日下午4时,因动脉瘤在怡保苏丹后拜浓医院逝世。



“他生前很健康,今天下午1点左右突然感到背部疼痛,被送往私人医院,之后转至苏丹后拜浓医院,最终离世。”



伍文美留下 85 岁的妻子拿汀唐玉清(译音)和 51 岁的女儿吉莉安,其 54 岁儿子托马斯于去年去世。


sports0720a.jpg


伍文美在1955 年在怡保的学校赢得单打和双打比赛后展现惊人的羽球天赋,之后在 1956 年赢得霹雳州青年混合双打和男子双打比赛,然后在 1957 年参加马来西亚公开赛的国际比赛。



伍文美和搭档拿督陈贻权在 1965 年首次代表国家参加全英锦标赛并夺得冠军。

 

他赢得的金牌包括 1970 年爱丁堡英联邦运动会男子双打、1962 年雅加达亚运会男子双打、1966 年曼谷亚运会男子双打、1970 年曼谷亚运会男子双打和混双以及 1967 年雅加达汤姆斯杯。


在 1972 年慕尼黑奥运会上,伍文美与搭档拿督古纳兰为马来西亚队赢得了一枚银牌。

9CD2B327-83D2-4B63-BA5B-BB5C1664325E.jpeg


伍文美拍档陈贻权(左)



这位后来成为怡保网球和羽毛球教练的球员荣获 1968 年国家运动员奖,并于 2008 年从森美兰州严端手中获得拿督 (DPTJ) 勋章。



大马羽毛球总会秘书长拿督吴志强表示,人们永远铭记伍文美为国家的羽毛球传奇人物,他的离开对国家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。



延伸阅读:




老翁银行存款,被盗逾1万块!

银行户头款项失窃


谢有(中)在王光辉(右)、林明杰(左)陪同下,在记者会上揭露银行户头款项失窃。



老翁不曾网购,也没有申请过线上转账服务,可是3天内通过35次转账,被转走逾1万令吉!


来自仁保县巴弄2土展区的谢有(78岁,退休人士),于本周四(28日)到银行存款时,恍然发现3万零815令吉的存款,只剩下1万8935令吉。


根据银行的转账记录显示,谢有的银行户头是于本月25日开始被盗取5890令吉(9次),26日被盗取2900令吉(18次)以及27日被盗取2900令吉(8次),转账到一个身分不明的电子钱包,一共是1万1690令吉。


D94A9563-05D8-4CD5-AE8C-7388E970F5CC.jpeg

事主较后向银行职员表明不曾进行转账,疑被盗提,因此随后在家人陪同下报案。


谢有今日到马口州议员服务中心,在马身新村村长王光辉与平芭村长林明杰的陪同下,揭发这项盗提案,并促请民众提高警惕。



他披露,根据银行转账纪录,存款是被转账至SHOPEE、EWALLET等电子钱包,款项由10令吉至1000令吉不等。


1F6D3D27-57EB-4C35-AA73-D1FC5D28230C.jpeg



他之后发现,他的手机从25日早上开始,便陆续收到一些转账失败的短讯,但银行存款仍被盗提。



他披露,若不是前往银行查询政府发放的援助金,相信所有的款项会陆续被转走。




延伸阅读:



4天分60次转账,华裔女子被盗走170万令吉

0CBEF32E-5F56-4796-B4B2-4C544DA995A7.jpeg李健聪(右起)陪同女事主与家人出席记者会,揭露17万令吉盗提案件。

疑手机资料遭入侵,银行女客户诉连续4天内遭人60度盗提共17万令吉存款,当她质问银行时,却被告知银行已发出60次简讯通知,唯她的手机却完全没有相关简讯的纪录!

虽然接获警方致函指已将涉案疑犯逮捕,女事主也因此联络了银行,唯迄今仍不受理。

这名拒绝揭露身分的女事主,周五在一名男性家人的陪同下,于人民公正党总财政李健聪召开的记者会,揭露案发经过;出席者也包括该党吉隆坡联邦直辖区州联委会主席扎希尔哈山、公青团法律局主任赵俊文与泗岩沫区部署理主席郑成隆。

4CABB11C-0C2C-41A1-94FC-A45DC267850D.jpeg

根据她与家人说,她的伸缩性房屋贷款户头与个人储蓄户头存款,于6月29日至7月2日之间,遭人盗提17万令吉,但她待两周后登入该银行网站查询户头时,才揭发此案,并迅速联络有关银行客户服务中心与报警。

她说,在上述4天内,每天有十多项转账,转入数个户头,每次转账数额不到3000令吉。

“在这60项转账交易中,我不曾没有收到银行发出的银行转账验证码(TAC)简讯通知;银行也没有联络我,以确认转账这笔巨额。”

AF707ECE-CD2D-4659-85C9-DC49B3586D6B.jpeg

已使用有关银行服务长达22年的女事主,强调不曾下载任何可疑的应用程式或点击任何链接,也没有让他人获得登入帐号密码。

女事主家人表示,案发迄今,他们已就此案报警四、五次,每次有是因为有新的发现而报警;他们也联络国家银行逾廿次,但其中一次被告知,这并非银行受理的范围,要求女事主自行处理。

他说,女事主向电讯营运商(Telco)查询时,被告知有银行发送其中35则简讯的纪录,但女事主确实不曾受过任何验证码的手机简讯,他指银行的网络系统很弱。

“此事发生已一年,银行迄今仍没有给合理的交待,非常不公。”

C89A942E-5EE5-411C-AC50-202EC9B1503E.jpeg

郑成隆补充,女事主去年11月接到金马警区总部致函,指一名疑犯涉及电脑犯罪活动而落网并面控,但他们手持有关回函到国家银行与有关银行时,被告知不受理。

“银行回应仍是有发送验证码,而没有处理此事,让女事主投诉无门。”








ZanZanZan 著作权声明:本网站之文字、图片及影音,非经授权,不得转载